热点资讯

经济林木种植收成在望 武宣县仁元村村民申领采伐证屡遭“卡壳”

作者:秩名 来源:华声晨报网 2020-05-09 17:24 阅读:

广西武宣县金鸡乡仁元村八组村民种了12年多的经济林木,早已成材可砍伐,却因为一位承包人的缘故,采伐证从2017年开始申请至今,一直无法办理下来,致使收入大...

广西武宣县金鸡乡仁元村八组村民种了12年多的经济林木,早已成材可砍伐,却因为一位承包人的缘故,采伐证从2017年开始申请至今,一直无法办理下来,致使收入大受影响,一些已经脱贫的村民有可能“返贫”。

 林木成材多年  迟迟无法采伐

EEE67C7C-8499-4B73-AB7E-C63ED7F50479.jpeg

A57BD74E-F611-46C4-B8E2-55DA3AE5198D.jpeg

  2020年4月22日,记者在仁元村八组采访时,村民对迟迟无法办理采伐证一事无法理解。据悉,仁元村是武宣县一个偏远山村,传统种植是村民收入的主要来源,靠山吃山,其中经济林所占比重很大。

林木已经成材却无法砍伐的情况出现在该村八组,八组一共有29户,其中17户村民面临有树无法砍的实际情形。这部分村民当中,有的是曾经建档立卡贫困户,而即便不是建档立卡贫困户,不少村民的收入也相对较少,生活水平较低,村民们的家庭收入受到了严重的影响。

据了解,武宣县于2018年底脱贫“摘帽”,在此之前,该县属区定贫困县。而如今,因为种植的林木无法砍伐,这些村民的生产生活受到严重影响,他们直言自己很可能出现二次返贫的情况。

记者了解到,遭遇林木成材却无法砍伐的17户村民,各户种植面积大小不一,少的有10亩左右,多的将近50亩。林木都是村民于2008年种植,到今年已有12年,树种为速生桉,按照惯例,此类林木一般是4-5年就可以进行砍伐销售,实现收益进账。

村民告诉记者,他们于2017年就开始申请采伐证,可是直到现在都没有办下来,原因是采伐证申办过程中,金鸡乡林业站以“存在经济纠纷”为由不予办理。

 要想顺利办证  只能卖给专人

 关于“经济纠纷”,村民说,他们种树的林地为仁元村委所有,权属清楚无纠纷,该地原来由仁元村村委与武宣县六峰山林场合作联办经营,2008年双方不再合作经营,地块交回村委。地块交回村委后,仁元八组村民认为联办林场既然已经解散,就应该把林地收归八组管理了,于是村民便自发到上述地块占地种植速生桉,但并不是集体统一种植,而是各家各户种植、各自管理。目前,该地块中的林木全部是村民2008年种植的速生桉。

4年后的2012年,随着林木成材,作为林地权属方的仁元村委组织召开村民代表大会,讨论林地承包金问题。村民代表大会商讨的结果是,只要把2008年到2012年的承包金缴付,就默认之前所占地种植的林木收益为种植人所有。然而村民代表大会后却没有村民来补缴承包金,村委见租金迟迟无法拿到,就于2013年期间,将此前被八组村民占地种树的山林承包给了李某,目的是想通过李某把2008年到2012年的承包金收回来。

随后,李某与村委签订山林承包合同,并向村委出具《声明》称:承包期间“凡涉及纠纷及承包的林地理不到或收不回来给本人使用的,由本人自行负责,与村委无关”。

在村民看来,承包人李某的出现,是采伐证“卡壳”的原因。一位黄姓村民告诉记者,“在李某承包期间,李某要求村民只有把木材卖给他,才能办得采伐证。”

对于林木的收购价格,村民向记者反映,李某给村民的收购价远低于市场价:林木采伐下来以后,李某按550元/立方米的价钱来计算销售价格,除开所有成本后,按3:7分成,李某拿3成,村民拿7成。而据村民了解,李某收购林木的办法与市场价差别很大,村民实际上获得收益大大缩水。

期间,一些急于用钱的村民,迫于无奈,把树卖给了承包人李某。而对价格不满坚决不卖的村民,经过调查发现,李某与村委所签订合同存在问题。村民说,作为承包人李某缴付的是2013年至2018年的承包金,合同约定中需由其缴付的2008年至2012年的承包金并未缴纳。为此,仁元村委要求李某履行双方合同约定,多次催缴,均无结果。于是,2015年,仁元村委组织召开村民代表大会,会议一致表决同意解除与承包人李某之间的合同,但李某既不补交承包金,也不同意解除承包合同。

 合同虽然解除  办证依旧卡壳

 仁元村委于2016年起诉到武宣县人民法院,法院审理后作出了民事判决,判决解除仁元村委与承包人李某的合同。判决之后,承包人李某不服,上诉至来宾市中级人民法院,来宾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后于2017年2月作出了“维持原判”的判决,至此,仁元村委与承包人李某的山林承包合同被依法解除。仁元村委与承包人李某的合同解除后,2017年4月,仁元村委与八组协商,在承认林地权属归村委所有的前提下,村委将以上林地发包给八组,双方签订了《山林承包合同》,承包期间为:2017年5月1日—2037年5月1日共20年,村民根据各自占地种植的面积,将应承担的相关租金交给村民小组,由村民小组统一交给仁元村委。之后,合同双方一直在履行合同,没有任何违约,至今仍在合同承包期间。

事情至此,八组村民都以为可以顺利办理采伐证了,可是“又失望了”。他们多次申请办理的采伐证,林业站均以“目前该林地上的林木还存在争议”为由不予办理。

 生活陷入困境 村民无奈屈服

 在八组采访中,记者发现,无论是已经把木材卖给了李某的村民,还是仍坚持据理力争不卖的村民,都对原承包人李某大为光火。他们认为,林地权属清楚,界线分明,无纠纷;林木是村民种植并管护至今,且承包合同已经被法院判决依法解除,村委在李某的承包合同被解除后,把山林发包给八组村民,双方签订了承包合同且一直在履行,难道不应该受法律保护?当年把树卖给李某的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村民表示,由于当时小孩上学,加上建房急用钱,在多次申请采伐证都无法办理下来的情况下,他只能按李某所说的“把木材卖给我才能办得证”这条路走,无奈地贱卖了林木,“按照当时的市场价,我的林木卖给李某至少亏了5万元以上。”

59岁的村民黄前芳,是曾经的建档立卡贫困户,他告诉记者,他家无法砍伐的林木有20多亩,他一家三口,妻子身体不好,常年需要在治病上花费支出,他和小孩过去出去打工补贴家用,现在他年纪大了回来待在村里。这20多亩林地,是一家的指望,可林木卖给李某得的钱少,他不愿意卖给对方,但是不卖给李某又办不了证,而妻子看病又需要用钱,很多时候都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65岁的村民黄用芳,一家八口人,成材的林地是30多亩,他从2017年就开始申请办理采伐证,申请了多少次他也记不清了,直到现在都没办得下来。迟迟无法办理采伐证,让他陷入了极大困境。“大人小孩时不时发病,到处要借钱,原本想砍树后拿钱投资养殖什么的,可是根本就砍不了。现在我终于明白李某当时说‘不卖给我你的树就是景观树,万年青’这句话,不是玩笑话了。”

56岁的村民黄进芳,无法砍伐的林地有20多亩,因为无法办理采伐证,两个孩子读书的贷款至今还欠3万多元。对于只有把林木卖给李某才办得采伐证的现实,无奈地说:“我就纳闷了,李某的能量怎么就这么大?”

作为当初与承包人李某签订合同的仁元村委,对八组村民所遭遇的林木成材无法砍伐的情形是如何看待的呢?当日,采访中仁元村委现任支书黄利成并不愿意多说,表示“这肯定是不正常的”,政府方面已经就此组织过协调会,建议记者跟政府部门了解。

 采伐僵局难破  村民困惑迷茫

 针对此事,武宣县有关部门的看法是怎样的呢?武宣县宣传部一位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在她为记者协调采访时了解到,村民办证卡壳一事县林业局方面并不知情林业局负责人答复说,按照程序伐证应该由金鸡乡林业站报送上来,再由县林业局审核符合规定后给予办证,但是林业局没有见到有关此事采伐证审批手续,因此对村民反映伐证无法办理的情况并不清楚。县林业局将就村民反映的情况进行了解后,依据规定进行处置。

随后,记者采访了金鸡乡党委陈书记、金鸡乡林业站站长梁建转,他们证实了仁元村八组村民存在采伐证申请多年一直无法办得的事实,也都表示,出现这样的僵局,很大程度上是村民自己方面的原因造成,林业站是依据相关规定不予办理采伐证,并无不妥,符合程序。

“有意见的这部分村民不必一根筋,退一步海阔天空嘛,那些卖树给李某的村民现在不是很好吗,又种了新的树,很快又有收益了。”陈书记说,八组村民这场无法砍树纠纷由来已久,乡、县政府相关部门都专门组织召开过多次协调会,但都因为涉事双方分歧太大,始终无法达成解决意向。陈书记表示,假如村民对采伐证不予办理有异议,可以通过走法律途径进行申诉。

梁建转则称,此事发生纠纷后,李某向林业站提供了一份管理维护山林的报告,称承包期间他总共花费了资金200万元,并向林业站提出申请,村民要砍伐林木,必须跟他协商解决。而村民认为李某仅在承包期间聘请村里一位老人帮忙除草,根本花费不了那么多钱,而且就算是有纠纷,也是李某跟村委的纠纷,不应牵扯到村民。由于双方分歧较大无法达成一致,最后林业站只好参照近年自治区林业局处理南宁市一起林木纠纷批复的做法,以“存在纠纷的山林不予办理采访证”的依据拒绝给村民办理采伐证。

对于政府方面的回应,仁元村八组村民一下子也陷入了迷茫。村民说他们官司打了两次,到县政府信访过一次,但林业部门给的答复是:法院判决解除李某的承包合同同时注明“双方的经济纠纷由双方协商解决”,所以应由双方协商好后方可办理采伐手续。第二次是申请林木权属确权,县人民政府分管的副县长批示转给该县自然资源局办理,但县自然资源局又以“信访诉求还没有走完三级信访终结”为由,作出《中止审查通知书》。

“村委与承包人李某都解除合同了,现在是我们与村委签订的山林承包合同期间,树是我们种的,肥也是我们施的,而且我们也交了租金,怎么说还存在纠纷呢?如此说来,我们真的就只有卖树给李某才可以办证一条路了吗?”村民说。

村民认为,在李某与村委之间的承包合同被法院判决依法解除这件事上,如果李某认为自己受到什么经济损失或还存在什么经济纠纷的,应该是李某与村委之间的纠纷,要赔偿也应该由村委来赔偿,李某可以和村委协商解决或通过诉讼程序解决,跟村民种植的林木有什么关系啊,为什么要卡住村民的收益权不让办理采伐手续呢?

在村民眼里“能量很大”的李某,对于村民所指其是采伐证办理卡壳“拦路虎”一说,是一个什么态度呢?当日,记者拨通了李某电话,记者刚表明身份,对方即说“你打错了”将电话挂掉。而后,金鸡乡林业站站长梁建转也拨打了李某电话,电话那头的李某说自己在缅甸,无法接受采访。

 律师观点:林业部门应依法给予办理采伐证

对于此事,广西领地律师事务所律师王美芬认为,此事林地权属清楚,属村委所有;林木是村民种植并一直管护至今,且林地所有权人在依法解除与李某之间的承包合同后,已经将林地发包给村民所在的村民小组,目前仍在承包合同履行期间,村民依法拥有该林地的承包权、经营权、管理权及林木的所有权、收益权、处置权,林业管理部门应该根据《森林法》的规定核实后给予办理采伐证。

王美芬称,李某因违反合同约定,其与村委之间的山林承包合同被法院判决依法解除,李某对该山林不再拥有承包权、经营权、管理权,也不具备法定资格对其中的林木提出权属主张,其在村民申请办理林木采伐证时提出异议,没有法律和事实依据,林业管理部门对李某提出的异议可以不予受理;李某和村委之间的经济纠纷,与现在的山林承包方(村民)无关,应由李某跟村委协商或通过诉讼程序解决。

王美芬还称,商品交易适用买卖自由原则,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强制垄断,否则将构成强迫交易行为。如果县人民政府或林业管理部门不受理村民提出的林木确权申请,又不予办理林木采伐证的,村民可以通过以下程序寻求帮助:1、向当地监察委控诉林业管理部门不作为;2、向当地人民法院提出行政诉讼,要求法院判令林业管理部门在法律规定的时间内办理砍伐手续。

广西南国雄鹰律师事务所律师覃业台认为,本案的核心点是林业管理部门不办理砍伐手续。他建议村民先向当地林业管理部门申请办理砍伐证,如果林业管理部门在法律规定的时间内不作出决定,可以向当地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要求法院判令林业管理部门在法律规定的时间内办理砍伐手续。如其他第三方对林木所得款有异议,可再提起民事诉讼。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上一篇:官商勾结,云南巨人教育梁升级、律师何丽等虚假诉讼、诈骗案真相
下一篇:跪了:您删任您删,明月照安贤!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网友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