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资讯

广东河源:国家扶贫工程引发的法律之问,职务侵占还是合法得利?

作者:秩名 来源:网络 2021-11-04 21:58 阅读:

广东河源市和平县地处广东省东北隅的九连山区,是京九铁路南下入粤第一县,也是粤港澳大湾区向内地辐射的一个窗口。但由于经济基础薄弱,和平县在各项经济指标...

广东河源市和平县地处广东省东北隅的九连山区,是京九铁路南下入粤第一县,也是粤港澳大湾区向内地辐射的一个窗口。但由于经济基础薄弱,和平县在各项经济指标均位居全国前列的广东省存在感并不强,2017年甚至一度被评为省级重点扶贫特困县。然而和平县近来却频频引起媒体关注,起因竟是一项国家扶贫工程引发的法律纠纷。

双创物流园项目尚未投用,运营公司内部频频“暴雷”

2017年12月12日,为贯彻落实“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战略,进一步提升企业自主创新能力,实施创新创业驱动发展战略,和平县引进的深圳福田(和平)智慧双创物流园(科技孵化园)项目正式启动,首期项目投资规模1.2亿元。作为广东省重点扶贫项目,该项目采用政府与社会资本合作模式(即PPP项目),项目实施机构和平县工业园管理委员会采用公开招标的方式依法选定广东财航实业投资有限公司、广州市第三市政工程有限公司、广东远顺建筑设计有限公司、广东省惠州地质工程勘探院(联合体)作为社会资本方(乙方),同时授权政府授权的国有企业(和平县福和经济技术开发有限公司)作为政府资本出资代表(甲方),双方合资组建PPP项目公司负责本项目勘察、设计(含造价咨询)、建设、投融资、运营维护与移交。项目建设周期为两年,原拟在2019年12月前投入使用。

按照协议,深圳福田(和平)智慧双创物流园(科技孵化园)PPP项目竣工验收合格后,将由和平县福田经济技术开发有限公司和广东财航实业投资有限公司共同出资成立的广东深和物流科技有限公司负责运营管理。

然而,项目尚未正式投入运营,广东财航实业投资有限公司内部却陆续出现资方退隐、股东更迭、法人多次更换等情况。2020年中,深圳福田(和平)智慧双创物流园(科技孵化园)PPP项目发生内部“暴雷”事件。由于乙方(社会资本方)以及运营单位广东深和物流科技有限公司内部管理问题,运营单位有国有资金注入,国有资金有外流之嫌,再加上管理者理念与观点的不同,公司总经理段绍凯与法人代表兼董事长张某丰之间关系发生了变化。

据段绍凯的家属向相关媒体反映,此事发生后段绍凯家属向有关部门提交的举报材料显示,段绍凯在担任公司总经理期间,发现该PPP项目存在国有资产流失的风险,身为市人大代表的张某丰在该项目中涉嫌行贿,并于2019年先后三次非法挪用公款832.3万元(财务审计报告中显示非正常支付金额达2125.5万元左右)。于是,段绍凯与公司董事成员成某瑛、粱某伟联名致函张某丰,要求张某丰对公司一些非正常支付作出书面解释,并追回部分非正常付款,以维护公司权益。在多次沟通无果后,2019年10月,段绍凯向和平县工业园管委会汇报,希望督促张某丰尽快归还公款。2020年7月17日,段绍凯发现张某丰仍未归还钱款,导致公司无资金付款,工程停工已月余,于是再次要求就“工程质量、工程超预算以及张某丰挪用公款”等问题召开临时股东会。2020年9月17日、10月9日,段绍凯又先后两次向县公安机关举报,反映张某丰涉嫌违法犯罪行为。12月1日段绍凯家属也再次向县公安机关反映,因张某丰的问题是段绍凯案件定性的关键,段绍凯律师也先后四次在法律意见中要求公安机关查实。但出人意料的是,公安机关对此丝毫不予理会,未作任何调查取证,反而于2020年9月17日到段绍凯居住地进行调查,并于10月9日以职务侵占罪将段绍凯刑拘。

诉讼过程一波三折,罪与非罪扑朔迷离

案情复杂,按下张某丰这折后面再表,这里先说段绍凯的事情。

据段的家属提供的情况显示:案件移交至起诉后又多次出现反复,在审查逮捕阶段和审查起诉阶段均出现了重大争议。其中,在审查逮捕阶段,县检察认为段绍凯不构成职务侵占罪,而以非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受贿罪予以逮捕。但在审查起诉阶段,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先后两次退回补充侦查,后呈请检察委员会讨论,又认为不构成非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受贿罪,最终又以职务侵占罪进行起诉。

据段绍凯家属的举报材料描述,张某丰是为了阻止段绍凯继续举报,以伪造证据、歪曲事实、多人串供等手段构陷段绍凯,人为干扰司法活动,致其羁押至今。段绍凯案件的罪与非罪、究竟如何定罪,背后似乎有众多迷团等待破解。

据起诉书指控,2018年到2019年期间,段绍凯在担任广东深和物流科技有限公司法人代表期间,利用职务上的便利,违反国家规定,于2018年4月16日与2019年12月10日分别向广州市第三市政工程有限公司的劳务分包人李某明、梁某忠索要财航公司的51%(段绍凯一方股东的占股比例)工程利润款1529680元、200000元,合计1729680元,构成职务侵占罪。

对此,段绍凯家属的举报材料描述:2020年9月17日,当公安机关找段绍凯了解情况时,段绍凯便第一时间提供了段绍凯、张某丰、梁某忠和李某明共同签定的《工程管理费返还协议》等相关证据,证明前述款项的收取属于PPP项目下社会资本方股东的合法权益,并且是在各方股东同意的情况下才收取的。同时还提供了财航公司的张某丰收取李某明200万元的证据,并向公安机关说明了张某丰打击报复的背景。但是段绍凯仍然因此被以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批捕,既而又以职务侵占罪起诉。

法律界人士:在案证据确实充分,段绍凯职务侵占罪难以成立-

而对于此案,结合我国著名法学专家高铭暄教授相关观点认为,该案中段绍凯作为出资代表代收51%的工程利润,张某丰也对应收取了49%部分的工程管理费和200万元,其行为性质和段绍凯是相同的。股东或股东的出资代表擅自要求分配股利的,不会使公司产生实质损失,其行为不构成犯罪,至多违反财经制度。

据段绍凯家属所述的庭审情况,段绍凯代理律师主要围绕职务侵占罪四要件阐述并详细列举了多条理由和证据来证明段绍凯无罪:

一是段绍凯代收的51%工程利润应当归属于谁?

施工利润款不应当归属于财航公司。 根据《PPP合资协议》的规定,结合案件中的相关证人证言,均表明段绍凯代收的工程利润应当直接归属于实际出资人成某和成某瑛。段绍凯作为出资代表,代为收取施工利润,根本不构成职务侵占罪,三人之间如何分配属于民事债务纠纷,不应当作刑法否定评价。

《工程管理费返还协议》均是以个人名义签订的。按协议约定,在第一笔工程利润的返还中,段绍凯代收了成某瑛一方股东的51%,张某丰的工程利润直接抵扣其向梁某忠的借款,并张某丰还以私账收取建筑方李某明的200万元,均说明直接返还给股东个人是各股东的一致决定。

二是段绍凯的身份问题

据段绍凯家属描述:在检察院提交的成某瑛与检察官的通话视频中,成某瑛多次说明这个项目是段绍凯的,他们只是纯粹的投资人,相当于银行角色,只要如期收到回报即可,他们承诺给段绍凯20%的奖励并委托段绍凯作为财务投资引入者和出资代表,全权负责对PPP项目进行经营管理,实际履行股东的职权。

在案证据足以证明:2019年1月之前,段绍凯未在财航公司担任任何职务,更没有利用财航公司的职务便利,其构成职务侵占罪的前提根本不存在。

而检察院在《起诉书》中描述段绍凯以A公司的职务便利占有B公司的财物,存在指控逻辑错误。职务侵占罪的“职务便利”必须是利用本公司的职务便利,占有本公司的财物,段绍凯显然不具备这一构成要素。

三是财航公司和其他股东利益是否受侵害

财航公司与张某丰的利益均没有受损。根据《PPP合资协议》与《工程管理费返还协议》的约定,工程利润原本就应当回到社会资本方股东的手中,因此财航公司不是被害人。即使一定要认为该款项应当先回到财航公司,再分配给成某与成某瑛,段绍凯采取一步到位的方式,使款项直接回到社会资本方股东手中,其代为收取的1729680系严格按照成某与成某瑛占比51%的比例计算出来的,财航公司和张某丰都没有实际损失。段绍凯至多是违反了财经制度,并不属于对公司利益的侵害,不构成职务侵占罪。

据段绍凯家属描述:段绍凯收取的工程利润是为了维护股东利益。实际上是梁某忠和李某明自2018年4月之后便未再返还工程利润,段绍凯要求他们履行协议约定。 在PPP项目建设前,梁某忠借给张某丰1000万元用于注册设立财航公司,并约定以施工利润款归还梁某忠。而归属于张某丰的施工利润款不到800万元,且2019年已出现张某丰涉嫌非法挪用公款一事,倘若不催要,成某、成某瑛的51%部分的施工利润款根本无法得到保障。因此,段绍凯是为了维护公司和股东利益,必须向梁某忠与李某明主张施工利润款。

四是段绍凯是否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

段绍凯占有173万元有合理的根据,成某与成某瑛也不是被害人。成某瑛曾承诺给段绍凯20%的奖励,且成某、成某瑛因江东智慧城市运营公司曾欠段绍凯近百万元款项。段绍凯先行收取173万元作为抵扣,并向梁某忠、李某明出具了收款收据,没有侵吞款项的意思,没有非法占有的目的,不属于侵占财物。根据相关司法解释的规定,单位工作人员收取公司款项后既没有平账,也没有潜逃,更没有否认收到相关款项,其主观上没有非法占有的目的,其行为不构成职务侵占罪。

2021年5月19日在新闻发布会上,最高人民法院研究室副主任周加海再次强调:要恪守罪刑法定原则,坚持证据裁判原则。判断涉案行为究竟是触犯刑法的犯罪行为,还是单纯的经济纠纷。要坚持主客观相统一原则,坚决防止仅因客观上造成了严重后果就追究当事人的刑事责任;要坚持疑罪从无原则,对证据不足,不能认定被告人有罪的,要坚决依法宣告无罪。要充分发挥司法审判在优化营商环境中的职能作用。要进一步健全冤错案件有效防范和纠正机制,及时发现、依法纠正冤错案件。要更新司法理念、提升司法能力、强化审判指导,从源头上有效预防冤错案件的发生。

目前,此案已进入庭审阶段,段绍凯的家属依然在坚持不懈地向各级相关部门和领导实名投诉举报。段绍凯的行为究竟如何定性,案件最终的走向如何?媒体将关注事件进展。

来源链接:https://page.om.qq.com/page/OjOvkYiqlpTsWfa7s3SnOl0w0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上一篇:丰盛懿园业主写给市住建局的一封信引发网友轰动
下一篇:没有了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网友点评